网站首页 医线传真 健康园地 医患论坛
党建园地
团建活动
4月份政治学习内容
    
点击数:  添加日期:14年06月12日  

1、             医生的故事

2、             求医路上的感动

 

再年轻的医生,也是长者

 

《从医启示录》里曾写道:“再年轻的医生在病人眼里也是长者,她可向你倾诉一切……”

这是病人对医者的尊敬和信任。这使得医生要格外的持重和尽责。

    病人会将自己的感受、痛苦和问题向医生和盘托出,不管你的年龄、性别、经验、阅历、能力如何。他的叙述本身就是在寻求答案,而你却是他能够,甚至是唯一能够进行倾诉进而让他释然的人。所以,无论病人的“故事”多么私密,多么令人尴尬,甚至难以置信,作为医生的你都应该认真、严肃地听取、接受,并给予尽可能的解答和帮助。

   年轻的医生当然不能装老成,但必须以老成的态度对待求医者。年轻的医生当然不是长者,但病人是如此看待你的,你就当自重、持重。

 

 

再无能的医生,也是圣贤

 

   《从医启示录》里写道:“再无能的医生在病人眼里也是圣贤,他认为你可以解决一切。医生之难也就在这里。"

    病人到医生那里,当然是要解除病痛的,不论医生的本事如何,或者能否如愿完成。医生接诊病人,当然要为其明确诊断、解决问题,无论他能否做到,都应尽力为之。

    由于疾病本身的复杂性,以及临床医学发展的局限性,还有很多疾病我们不认识或认识不够,各个医院、各位医生的状况和水准也不尽相同,所以诊断不清楚、治疗不理想是常有的事情。这种公众的期望落差。也是医患矛盾的重要因素之一。

    据统计,即使在一个综合性的高水平医院里,疾病被完全治愈的病人也只占l3多一些;大部分是疾病得到了控制、缓解,或者明确了诊断.找到了日后维持或巩固治疗的方法;还有一小部分,实际上是治不好的。  

    请重视这“实际治不好的”一小部分!医生重视它,是要攻坚克难,将其视为研究的重点。病人及公众重视它,是要理解医学的局限、医生的无奈,配合医生尽量改善治疗结局。    I

    医生和公众都应深刻领会,医学的本源是对人生命的尊重,是对人身体的爱护.是对人性的关怀和友善。这才是医生的职业使命。对于这一小部分人,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就是医学的任务,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把疾病完全根除。这正应了特鲁多的那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要强调:“我们不能保证治疗好每一位病人,但要保证好好治疗每一位病人。

 

 

 

谢谢你们,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天使

 

    这些年,我不幸成为肺癌患者,却有幸感受到了江苏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医护人员的精诚仁心。

 

几句话激励抗病正能量

     我是在体检中发现的肺部小结节,并因此被送上了手术台。给我主刀的是主任医师陈亮。术前,我精神旺盛,每天快走一小时。而术后,我立即从“健康人”变成了病人,身上缠着绷带,插着引流管,卧床不起,度日如年。巨大的反差,让我感觉自己像是遭受了无妄之

灾,心理上完全不能接受。

    再次见到陈主任是术后的第二天下午。也许是值班护士向他转述了我的状况,也许是我的痛苦表情透露了一切,他走过来时眉头微皱。“您情况很好,早期,放心!”然后,他略微提高了嗓门,“徐老师别对我们要求太高啊!这样的手术,现在还做不到像切个阑尾那样轻巧。”接着,他指着邻床的工人老大哥对我说:“你看看人家老大哥,病比你重得多,是个开胸的大手术。你要向他学习。”我知道这位老大哥比我早一天接受的手术,现在他能倒头便睡、起来即吃,吃完就下床走动,其抗病、吃苦能力之强让我自叹弗如。最后,陈主任舒展开眉头,在我腿上着力拍了一掌,说了声“坚强些”,便匆匆而去。

    平心而论.陈主任对我安慰不多,批评有余。但这批评的根基恰恰是信任和尊重,是推心置腹的会心交流。于是,我强迫自己多吃饭、多走动。果然,我的境况逐渐好转,很快便出院了。

    激励抗病正能量的,恰是他的大仁和大爱。尤其是他临走前那一掌,是对他的话绝好的诠释,立时拉近了彼此心的距离。

护士搬来椅子温暖人心

    几天后,我回医院拆线。科里真是人满为患,连走廊里都是挨挨挤挤的病床。拆线室在护士站的里面,当时拆线医生正忙着。我只好站在护士站外等候,位置尴尬,有碍通行。且体力不支。正在这时,一位小护士走了过来。将我搀扶进护士站,让我候在拆线室门口。然

后,她快步离开,迅即搬来一把椅子。轻柔地扶我坐下。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我的热泪几乎夺眶而出。

    这小护士,来去悄无声息。我无暇看清其模样,也没时间留意其胸牌,不知道她姓甚名谁。显然,给我搬椅子并不是她的分内职责。因为是分外,才着实可贵。大爱,自自然然。

    其实,我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是护士、是天使,就够了。

拆线医生的谆谆安慰和叮嘱

    给我拆线的年轻医生外表俊朗,胸牌上写着他姓徐。他既不是我的手术组医生,也不是我的管床医生,我从未见过他。但他似乎对我并不陌生,熟知我的病情。这让我颇感意外,也倍感亲切。

    他一边轻手轻脚地给我拆线。一边和风细语地给我说病情。

    他说我是最早期、很乐观的类型,不要有思想压力,好好调理,定期复查。说到切除了一叶肺,他劝我别有思想包袱,一般不会影响生活质量,而且肺还有扩张和代偿功能。他建议我去看一下肿瘤科,说“看完后感觉会更好”。这谆谆安慰和叮嘱,如琼浆玉液之滋润轻易就让我体察到了他对我如亲人般休戚相连的真诚关爱。

    就是这些医护人员,不仅用手术刀和药品给我治疗,还用天使般的仁心给我情疗和心疗。  

    我想起手术后第3天的晚上将近9时,我的儿子前来陪护。他告诉我,一位医生与他一同上楼,一脸的疲惫,提着一塑料袋的饮料。他跟同事打招呼时,摇头直叹“累死了”。我知道,这一定是刚做完手术的医生。听闻此事,我鼻子发酸,眼泪喷涌而出。

谢谢你们,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天使!

江苏省人民医院一位就医患者


 
 
 
  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新闻中心 专科专家  就医导航  网上医院  科教之窗  党建团建  医线传真  护理风采  健康园地  医患论坛
 
  页面版权:无锡市第九人民医院   无锡市骨科医院   苏州大学附属无锡九院   苏ICP备 05029561号